搜索

欢迎光临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—光谷生物城!

服务热线:027-87205027

>
>
>
长江日报:甘坐10年冷板凳,也要把核心技术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

版权所有: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 
备案号:
鄂ICP备08106117号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武汉

地址:中国武汉东湖开发区高新大道666号 
电话:027-87205027 
邮编:430075 传真:027-87205000

资讯详情

长江日报:甘坐10年冷板凳,也要把核心技术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

分类:
媒体聚焦
作者:
李佳 蔡木子 通讯员张洪华 实习生陈子杰
来源:
《长江日报》 7月25日
2018/07/25

 

日新月异的武汉未来科技城在蓝天白云映衬下更显生机勃勃 长江日报记者高勇 摄

 

  7月20日回归A股上市,长飞光纤顶格涨停;7月10日,明德生物登陆深交所中小板,至今11个涨停;6月25日,锐科激光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,连续15个涨停。

  短短25天,从光谷密集走出3家高科技上市公司并受资本市场追捧,放眼全国高新区堪称罕见,也是东湖高新区30年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的最新佐证。

  3家公司有一种共同的光谷基因:身处战略性新兴产业,保持研发定力,有10年以上甘于坐冷板凳,把核心技术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 

  长飞:建厂30年,自主研发已有17年

 

  7月21日,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庄丹赶回武汉总部。从建立之初到现在使用了近30年的“小平房”行政楼,上市前后没有变化。庄丹说,上市后的长飞继续坚持研发投入,扩充光纤预制棒及光纤产能。

  今年是长飞建厂30周年。起初,它只是荷兰飞利浦公司的一个中国工厂,光纤制造设备和技术全部来自国外,公司只能按照外方设计的标准和规格生产光纤。

  庄丹回忆,“一个螺丝钉一个配件都需要进口,人家说这个配件要在采购价基础上加25%利润,你还是得买他的,因为他是独家的,你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  一旦国外设备趴窝,面对动辄百万元的维修费用,外商坚持不让价,长飞人就自己琢磨修……打了10多年交道,长飞换来了教训——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。

  2001年,长飞设立研发中心,希望实现光纤光缆自主研发、自主生产。合作方不愿加大投入,东湖高新区拿出上千万元资金,支持长飞攻克核心技术。

  在这期间,“土枪土炮”长飞自己造,掌握了全部源代码。没有任何国外经验指导,自主改造升级。自主研发之前,长飞专利申请数量不多、发明专利稀有。现在,拥有境内外专利权300多项,一半以上是发明专利。

  长飞研发中心总经理王瑞春说,每年销售额的5%全部用来做研发,而且必须花掉,研发费没有上限。

  不再受制于人,长飞逐步实现了光纤光缆整套设备的自主研发、自主生产,在预制棒、光纤、光缆全产业链等领域实现了全球第一。

 

  锐科:以前没有退路,现在坚定前路

 

  10个涨停……15个涨停,闫大鹏的身价,外界在不断估算,也在不断刷新。

  年过六旬的武汉锐科光纤激光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、总工程师闫大鹏,没有午睡的习惯。7月22日中午,他对长江日报记者说,公司将在3年内建一个中高功率半导体激光器的研发及应用中心。

  “以前是没有退路,现在是坚定前路。”他说,6年前咬牙挺过艰难阶段,锐科决定要攻克万瓦光纤激光器这个难题。

  激光器相当于激光设备的“发动机”,为激光切割、焊接等成套设备提供动力。一根绣花针粗细的光纤,释放出达万瓦的激光能量,能焊接飞机和轮船,属于高附加值产业。

  当过博士生导师的闫大鹏,曾在海外搞科研,研究所解散后,在中餐馆里端过盘子,大冬天摆过地摊,尽管后来进海外激光企业成了高级打工仔,但他忘不了被人当“外人”的感受。

  经过1年多攻关,产品样机出炉。2013年,锐科激光团队成功研制出我国首台万瓦光纤激光器,使我国成为全球第二个掌握该尖端技术的国家。

  此时,闫大鹏才算舒了口气:“在海外的工作辞了,房子卖了,全家都回国了,又让李成和卢昆忠两位博士加入,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”

  从跟跑到并跑,未来将领跑。近3年,在“中高功率”这条跑道上,锐科加速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,目前研制的高于1000瓦输出功率的光纤激光器,在海外垄断份额中抢占了一席之地。

  打破核心技术“卡脖子”的桎梏,锐科完全掌握了高功率光纤激光器的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。锐科激光董事长伍晓峰说,上市后要加大国际市场的开拓,要让锐科成为国际品牌。

 

  明德:什么赚钱做什么,我们没走这条路

 

  “十年磨一剑”,武汉明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登陆A股。坚守“快速诊断”城墙口,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  成立10年的明德生物,是光谷生物城自主培育的第一家上市公司。也是那一年,明德生物董事长陈莉莉从德国回到中国,到武汉创业。明德生物起步之初,锁定POCT(即时检验,指在病人旁边进行的临床检测及床边检测)行业的自主研发与产销。

  “‘什么容易做,什么赚钱就去做那个’,我们没走这条路。一个企业存在,不仅是为了获利,要打造出企业品牌,还必须聚焦。”陈莉莉说,第一款差异化产品让企业活下来后,有了选择的底气。

  明德生物选择的是技术壁垒更高的领域,“一般厂家不敢去碰‘血气分析’,因为不确定性非常高,有个同行劝我不要碰,但内部评估后我们认为能行,投了3000多万元,坚持4年搞研发”,陈莉莉说,这一领域国内没有自主产品,明德的产品到现在也没面市,但仍在坚持。

  此时,明德生物国内行业排名位居第三,完全可以吃老本。但陈莉莉说,创新必须下好“先手棋”。这些年,企业研发投入占营收的15%,三成员工都在从事研发。

  上市没有回头路。2016年明德生物启动上市,却在2018年年初获知申请暂缓,陈莉莉在随后的公司年会上笃定地说,“继续前行,拼了!”

  “上市后首要事务就是建研发中心。”陈莉莉告诉长江日报记者,要是坐不住冷板凳,中途离场了,将被拦在场外,最终失去创新主动权、发展主动权。

关键词:

新闻资讯